修拖把

皱巴巴的手纸上显示:“近几十年来,人们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药物来毒杀老鼠。可是人们发现,在一些老鼠经常出人的地方放置老鼠药的方法越来越没有效果,无论人们将药物添加到对于老鼠来说多么美妹的食物之中,老鼠都会对这些送来的‘美味’置之不理。根据这一现象,得到的可能解释是:老鼠的嗅觉异常灵敏,它们能够从任何复杂的气味中辨别出对它们有害的物质。”

     
我想了想又说:“姐姐,热水一定要倒在海绵上,和拧螺丝的那些地方。”姐姐很奇怪,我便又说了一番:“可能是你们上次用拖把的时候,没把它上面的海绵晒干,所以海绵冻僵了,拖把也就不能动。只有让海绵柔软了,才可以再次使用拖把。”姐姐不信还跟我争,说我会把拖把弄坏。

后来我听妈说猫妈妈回来过一次看了看就又走了,之后就在也没回来。

无名仰着头看着草泡:“请问哪位路人的看法最强有力地表明上文中最后一个解释是错误的?”

    书是知识的海洋,我们要多读书才知道生活中的奥秘,解决困难。

猫妈妈不知是死是活,小猫一个也没留下,我对养猫产生了恐惧,我不了解猫,我的自私导致它们一个一个死去,我没有资格养猫,因为我没有把她当做自己家庭的一员,而是满足我自己虚荣心的一个工具。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

     

过了一段时间,小猫们睁开了眼,开始乱爬但还吃不了东西,大猫变瘦了但却又要喂养七个孩子,每晚都会出去捉老鼠或是小鸟,但却很难成功,身体越发瘦小,而我却多在乎小猫,忽视大猫,给的吃的没有见多,种类多是馒头泡米饭,在农村只喂猫馒头,是不会喂菜的怕它们吃馋了就不在吃馒头。后来我多次在箱子外面看到有鸟毛,多是鸽子的羽毛,我想她到别人家偷鸽子吃了,猫肚子又鼓了起来而我也没有做出相应的对策,大猫中毒了,口吐白沫毛发潦草失去光泽,连爬都爬不起来,当时小猫才刚会自己吃东西离不开她,我也很着急,家里叫来兽医给她打针,一连打了三四天,都不见好,猫看起来很虚弱变的比之前更瘦了爬在箱子里一动不动,还好现在小猫刚刚会吃东西。兽医说她中毒很严重别让小猫在吃她的奶,能不能好起来要看她自己,于是我把小猫都带到外面一间屋子里养着单独没有动她,每天给她送些吃的,过了很长时间她开始慢慢向外爬动,后来又能走路了但却不稳,脖子因为打针留下了后遗症变歪了在过了一段时间已经能正常走路了,她没有死,顽强的活了下来,这时小猫已经活蹦乱跳了。

摘要:
一只老鼠,对不对,对不对。哈哈哈哈。草泡冲着脸红的无名笑了笑。这个,这个么,目前嘛,确实吧,实在是,好了,你挺厉害的。给,看这一道难的。嘻嘻。无名就好像春节时回家被亲戚盘问般语无论次,把手里的纸拧来

     
立春到了,这天我去姐姐家玩,刚一进门就有一把拖把,差点把我给绊倒了。坐在凳子上休息的姐姐看见了,连忙跑过来手扶住了我。这时,阿姨提着装着水的桶走过来,我霎时间茅塞顿开:“你们要擦窗子吧!”姐姐笑了笑。姐姐把拖把往水桶里一放,拉了一下拖把旁边的一个东西,可是她怎么也拉不动。姐姐使出吃奶的力,又一次往上一拉,可是拖把还是没有反应,她很疑惑。阿姨说可能是生锈了吧,我想帮助姐姐解决这个问题,便想了一个办法。

猫咪妈妈有一个女儿,黄色的毛发带着黑色的条纹,之所以也是说她是一只母猫是在以后产崽的时候确定的,而现在却被我姨和姨夫认为是只公猫,还是只不会捉老鼠的笨猫,之所以这没认为是因为有一次我姨夫把一只老鼠堵在墙角,叫我姨去把猫捉来叫她逮老鼠,但把她抱来扔到墙角那里她却不去逮老鼠而是向屋外跑去了,而老鼠看到猫之后在次受到惊吓不顾一切的在屋里乱窜起来,姨夫没办法只好把门关紧,等大猫咪回来以后就把它放到了屋里看看能不能捉到老鼠。关了一晚上,第二天在看果然没有逮到,不是因为大猫咪也不行,而是老鼠在每个屋里都可能有洞尤其是放杂物的地方,在经过惊吓,晚上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了就。在这里说一下有的成年猫咪会对老鼠有一定的威慑力尤其是捉到老鼠次数很多的猫咪,当老鼠遇到这样的猫咪,不但不会乱窜,反而会像失魂一样等对方来抓,之所以说是失魂,就是因为猫咪的威慑力已经超出了老鼠的承受范围了。

草泡看了看相貌普通的群众演员,心想,剧组真省钱呐,又低下头意味深长地看着无名。

     
在大家一筹莫展时,我突然想起书上曾说起过,拖把冻僵或生锈了要用热水泡,才可以再次动呢!我连忙让阿姨烧水,“叮咚”,水开了。我从姐姐家里拿来一个盆子,姐姐想帮忙,便小心翼翼把烧壶拿过来,我在一旁指挥道:“阿姨,您把拖把放在盆子里,姐姐,你把烧壶里的水倒在拖把上。”阿姨姐姐听了,连忙行动起来。

天气转暖,小笨猫的肚子越来越大,吃的越来越多,有一次我抱起她来看到肚子已经向两边阔开,就好像一个大肚花瓶,我在想没有喂过她很多东西,就是吃了老鼠也没有大到这样的道理呀,该不会是怀孕了吧,但姨夫不是说这是只公猫呀,怎么回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