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方英文第三部长篇小说《群山绝响》昨日首发

图片 1

随后,由西安工大人文学院院长、陈忠实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青年文艺评论家冯希哲宣读了因公务未能与会的省作协主席、著名作家贾平凹的亲笔信。

潜伏30年出了本长篇小说

摘要:
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落红》,写的是中年人生;第二部长篇小说《后花园》,写的是青年时代;昨天下午,我省知名作家方英文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群山绝响》在西安曲江书城首发,作家自言,该书写的是少年时代,所以首发式

首先,刘江南校长代表学校致辞。他简要介绍了西安工大的基本情况和人文学科建设所取得的成果后说,《后花园》作品研讨会是我校继3月29日成功举办“首届陕西女作家创作研讨会后”再一次举办方英文先生的长篇小说《后花园》研讨会,这不仅是对方作家个人的创作进行一次回顾和总结,其实更重要的是向社会表明我们一种姿态,这就是西安工业大学将把对陕西地域文学与文化的关注和研究作为我们今后人文学科工作的重点,我们企图通过自身的努力为陕西文学以至中国文学的发展与繁荣尽微薄之力。同时祝愿研讨会取得成功。

《边将》一出版就获奖,这让韩石山很高兴,但也有点意外。他说,能够入围“2018中国好书”,可能最主要的是因为叙事上的独特之处。《边将》这部小说,是短篇的结构、中篇的节奏、长篇的气势。别人视为副线的爱情,自己将之当作主线,而将别人视为主线的战争,自己当作了副线。无论是主题的设定、材料的铺陈,还是语言的展现,与很多小说相比,都有自己的独特之处,这也让很多文学评论家感觉耳目一新。

第一部长篇小说是《落红》,写的是中年人生;第二部长篇小说《后花园》,写的是青年时代;昨天下午,我省知名作家方英文的第三部长篇小说《群山绝响》在西安曲江书城首发,作家自言,该书写的是少年时代,所以首发式命名为“乡愁莫过少年时”。与前两部作品不同的是,该书手稿完全由作家用毛笔写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董事长兼社长刘东风,著名评论家刘炜评、仵埂也参加了首发式。描述40年前的乡村社会《群山绝响》写的是40年前的乡村社会,通过描绘乡村少年的成长,还原了人民公社时期的人生百态。其问世之际恰好在改革开放40年,从侧面解读了“为什么要改革”这一问题。方英文坦言,少年时期的事是人一辈子最难忘、印象最深、对人一生影响最大的,因此他将少年的故事放在《落红》的中年故事、《后花园》的青年故事之后来写,他在写《群山绝响》时也因感触颇深落泪。“少年总是美的,少年就像阳光,像河流清澈的上流,像鸟儿的欢叫,《群山绝响》的立意就是写出少年时光的纯净,最终定调为抒情。由于该书的故事背景是人民公社时期,小说对于当时的社会状况进行了真实、客观的记录,小到一盒火柴、一个鸡蛋多少钱,人们一天挣多少工分等等都有翔实的介绍,力求让人们从小说中看到当时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方英文很深情地表示:“我希望能有血有肉地呈现40年前的乡村社会。”哀而不伤的散文式小说仵埂和刘炜评两位评论家,既是方英文多年的文友,也是《群山绝响》最早的读者。仵埂给予该书很高评价,认为该书风格既清新幽默,又满目惆怅,讲故事时很真实传神,具有强烈的日常性,还原了当时的时代,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场景,书中没有伤感和暴力,如散文诗般轻缓优美,却能带给人一种伤感和哀怨,诸多形象生动的人物让人好笑又心酸。从今天看来,这本书中还处处充满反讽意味,让人能明显地感受到作者的黑色幽默。最后,仵埂先生说,《群山绝响》是一本既温婉又有意味的书,希望大家能好好地读一读。刘炜评则直言:“《群山绝响》不是我最喜欢的,但却是我看得最着迷,让我心潮最起伏,最心有戚戚的书,因为书中有太多太多场景,太多太多情绪和滋味离自己很近。”刘炜评教授认为,《群山绝响》是方英文作品中自传色彩最浓的,作者是将自己体味过的生活进行了艺术升华并表现了出来,所以作品中充溢着乡愁。刘教授在《群山绝响》中找到了作者一以贯之的精神文化立场和审美趣味——温情主义,看到了作者的才华和幽默,也感受到了家族文化这种民间生态文化的强大生命力。整本书进入非常慢,而这正是散文式小说的特色。省作协副主席朱鸿也专程赶来参加方英文的新书发布会,并在发布会上“首发”了自己描写与方英文交往二三事的作品。他认为方英文是智者、强者,善于自嘲,并且自嘲得有境界、有余味。他盛赞方英文的厚道、宽厚,对别人蕴含任性的理解、包容,称他是一个“温暖的朋友”。在朗读作品的过程中,朱鸿几度哽咽,读出了他对方英文的深情。此外,陕西省翻译协会主席、西北大学外国语学院院长胡宗峰教授介绍了方英文作品的翻译计划,希望把陕西文化、中国文化带给全世界。

4月12日,由西安工业大学与《小说评论》杂志社共同主办的陕西省著名作家方英文新作《后花园》研讨会在西安工大举行。

言谈之中,韩石山对《边将》透露出的,是满满的爱和满足。

研讨会期间,就理工科大学人文学科建设的情况及意义,校长刘江南和人文学院院长冯希哲还接受了陕西电视台和西安电视台的专访。

韩石山从不认为写作是一件一蹴而就、轻而易举的事情。经常会听到一些作家说:“我写这本书仅用了一年时间!”韩石山说,一听到这句话,就知道这个作家其实不懂写作。现在是中国文学艺术最发达的一个时期,每年要出版8000部左右的长篇小说,这其中一半都是自费,一半的一半是公家资助,最后剩下的那一半的一半,是出版社拿钱出版。这么多书籍,最终在社会上引起反响的,是极少数极少数。因此,不下一番功夫,很难能创作出真正让人认可的作品来。

文/图:人文学院 编辑:党委宣传部 责任编辑:张辉

读了《边将》的读者会发现,《边将》虽然是一部战争题材的小说,但战争在书中只是推动了小说情节的发展,书中着力写的,则是主人公杜如桢和寡嫂的恋情。为此,着名作家张宇在评价《边将》时说:“中国历史小说分两类,一类是别的所有的历史小说,另一类则是《边将》。

专家还从作品的艺术技巧、文本价值等角度做了细致的分析。

图片 2

西安工业大学校长刘江南接受记者采访

为什么会这样写作?韩石山说,长期以来,他通过研究发现,不少小说家在写小说时喜欢走通俗化路子,比如开头,要么是景物描写,要么是突发事件。再比如过程,一些战争题材的小说,就战争写战争,里面都是打打杀杀。但实际上,人性才是最重要的,即便是最残酷的战场,也有人性最闪光和最丑陋的一面。《边将》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是小叔子和嫂子的关系,小叔子是战场上英勇无比的将军,嫂子则是26岁就死去了丈夫的寡妇。小叔子还是少年的时候,就在内心深处喜欢嫂子。小叔子媳妇去世后,两个人一个失去了妻子,一个人失去了丈夫,两个人又都彼此相爱,要说结合是很自然的事情,却因为世俗的牵绊,一直到小说结尾,两人才有半夜之欢。从这些描述中,人们看到了中国男子汉和刚烈女人的形象。

中国作协副主席、陕西省作协名誉主席、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名誉院长陈忠实,陕西省社科联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周敏,省文联副主席、省作协副主席、著名作家高建群,陕西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王治民,《陕西日报》副总编辑薛晓燕、张若愚,陕西电视台副台长张书省,《华商报》副总编辑王朝阳和西安工大校长刘江南,副校长刘建勋,以及省著名作家评论家李星、畅广元、李国平、李震、刘炜评、杨乐生、段建军、冯希哲、邰科祥、孙见喜、孔明等四十余人出席了研讨会。

韩石山今年74岁,他开玩笑说,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在北京陪老伴看孙子的普通老人。74岁的老人,人生的阅历肯定丰富。韩石山说,他将对人生的理解都写进了《边将》中。

作家方英文在研讨会上发言

韩石山表示,自己对地方作者在写作方面的苦衷感同身受,因为自己也曾经在地方当教师整整14年。自己一直到37岁,才走进省城,成了一名专业作家。地方作者相比于省会、大都市的作家,在创作方面的确有局限。为此,韩石山专门给地方作者指出了一条创作之路:青年作赋、中年治学、老年整理乡邦文献。

西安工大人文学院院长冯希哲接受记者采访

中年治学。当人到中年,依然没有在文学方面有所成就时,不妨进行一些转型。每个地方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化,地方作者不妨选在某一个方面,潜心研究,相信经过十年八年的努力,一定会在某一领域,成为这个地方的行家里手,出一两本专着,肯定是没问题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