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的前世今生: 《翡冷翠的一夜》

  五

  在徐志摩的第二个诗集中,并不全是爱情之语,有些诗歌也反映了某些社会问题。《大帅》是针对军阀对前线战士“随死随埋,间有未死者,即被活埋”一事,怒斥了大帅的暴行。《庐山石工歌》有《伏尔加船夫曲》的影响,唱出的是劳动人民粗犷雄浑的声音。《这年头活着不易》则似写花,又似写爱情,又像抒发人生的感慨:  

  「啊不;你听我唱歌,

  “女郎,散发的女郎,  

  我爱这晚风吹:」——

  徘徊,徘徊。  

  在星光下,在凉风里,

  “啊不;海波他不来吞我,  

  沙滩上再不见女郎,——

  你也不用管,迟早有那一天;  

  学一个海鸥没海波:」——

  天呀!你何苦来,你何苦来……  

  在哪里,你窈窕的身影?

  在哪里,你嘹亮的歌声?  

  一

  这半死不活的才叫是受罪,  

  在这冷清的海上?

  徐志摩的学生、著名诗人卞之琳在编《徐志摩诗集》时说他的《偶然》小诗:“这首诗在作者诗中是在形式上最完美的一首。”新月诗人陈梦家在《纪念徐志摩》也认为:“《偶然》以及《丁当-清新》等几首诗,划开了他前后两期的鸿沟,他抹去了以前的火气,用整齐柔丽清爽的诗句,来写那微妙的灵魂的秘密。”的确,此诗在格律上体现了徐志摩的功力与独具匠心,在长短句诗形和韵式上的努力。全诗两节,上下节格律对称。每一节的第一、二、五句都是用三个音步组成的。如:“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每节的第三、四句则都是由两音步构成,如:“你/不必讶异”、“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音步的安排和处理上显得严谨中不乏洒脱,较长的音步与较短的音步相间,读起来纡徐从容、委婉顿挫而琅琅上口。  

  这海边再没有光芒;

  我爱这晚风吹:”——  

  四

  爱,你永远是我头顶的一颗明星:  

  二

  在沙滩上,在暮霭里,  

  急旋著一个苗条的身影——

  再不见女郎!  

  蹉跎,蹉跎。

  那村姑先对着我身上细细的端详;  

  「啊不;海波他不来吞我,

  在《呻吟语》中,徐志摩抒发着对爱情的向往和拥抱爱情的甜蜜:  

  大海,我唱,你来和:」——

  这几天连绵的雨,外加风,  

  这黄昏的海边?一-一

  黄昏飞到半夜,半夜飞到天明,  

  在沙滩上,在暮宛里,

  假如她清风似的常在我的左右!  

  那天边扯起了黑幕,

  再摸我的脸,烧得多焦,亏这夜黑  

  女郎,回家吧,女郎!」

  在春风不再回来的那一年,  

  徘徊,徘徊。

  清朝上歌唱,黄昏时跳跃;——  

  你为什么囹恋

  倒叫冷眼的鬼串通了冷心的人,  

  轻荡著少女的清音——

  我亦想望我的诗句清水似的流,  

  在潮声里,在波光里,

  橄榄林里吹来的,带着石榴花香,  

  女郎回家吧,女郎!

  上帝!你一天不还她生命与自由!  

  在哪里,你嘹亮的歌声?

  这海边再没有光芒;  

  看呀,那猛兽似的海波,

  “听呀,那大海的震怒,  

  海潮吞了沙滩,

  要飞升也得两对翅膀儿打伙,  

  女郎,回家吧,女郎广

  你记得也好,  

  你为什么仿捏

  女郎,回家吧,女郎!”  

  女郎,回家吧,女郎!」

  唉!你说还是活着等,等那一天!  

  「女郎.胆大的女郎!

  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  

  啊,一个慌张的少女在海沫里。

  大海,我唱,你来和:”——  

  三

  只当是一个梦,一个幻想;  

  高吟,低哦。

  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  

  黑夜吞没了星辉,

  在主的跟前,爱是唯一的荣光。  

  女郎,回家吧,女郎!」

  什么,不成双就不是完全的“爱死”,  

  「女朗,单身的女郎,

  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啊不;回家我不回,

  听你在这儿抱着我半暖的身体,  

  婆娑,婆娑。

  婆娑,婆娑。  

  有一个散发的女郎──一

  我亦愿意忘却了人间有忧愁,  

  在哪里,啊,勇敢的女郎?」

  在人生的天平上,爱是永恒的追求。在一切的一切之中,惟有爱情是最后的唯一寄托,在《最后的那一天》中:  

  「女郎,散发的女郎,

  赤裸裸的灵魂们匍匐在主的跟前;——  

  「啊不;你看我凌空舞,

  这首诗共五个小节,其内在的音节,有同样的反复,造成了强烈的韵律美、音乐美。它经赵元任谱曲后,也广为传唱了。  

  「听呀,那大海的震怒,

  只黑蒙蒙的妖氛弥漫着  

  这顷刻间有恶风波,——

  隔着天,通着恋爱的灵犀一点……

  在夜色里,在沙滩上,

  女郎回家吧,女郎!  

  「女郎,在哪里,女郎?

  黑夜吞没了星辉,  

  我爱这大海的颠簸!」

  离开是令人非常痛苦的,因为曾经的爱是那样的刻骨铭心,爱情溶入了她的生命中,爱情就是她的生命:  

  再不见女郎!

  那时候我喊你,你也听不分明,——  

  “女郎,在哪里,女郎?  

  你为什么留恋  

  在这园里,挨着草根,暗沉沉的飞,  

  可我也管不着……你伴着我死?  

  在爱的青梗上秀挺,欢欣,鲜妍,——  

  就比如黑暗的前途见了光彩,  

  “女郎,单身的女郎,  

  丢了我走?我又不能留你,这是命;  

  为什么这到处是憔悴?  

  别亲我了;我受不住这烈火似的活,  

  更无须欢喜——  

  《偶然》把你我之间的关系,在云影与波心之间交融,在黑夜互放的光亮里交会,写得奇特而浪漫。这是徐志摩写给他的第一个恋人林徽因的,是幸福中的徐志摩对自己以往苦苦追求的浪漫之爱的回忆。  

  难保不再遭风暴,不叫雨打,  

  五百次的投生?……自私,我知道,  

  这年头活着不易!这年头活着不易!

  徐志摩的诗歌也特别讲究音乐美,他努力地追求诗感。如在《海韵》中:  

  头顶白树上的风声,沙沙的,  

  太阳,月亮,星光死去了的空间;  

  暴露在最后审判的威灵中  

  在星光下,在凉风里,  

  那不是求解脱反投进了泥坑,  

  一切的虚伪与虚荣与虚空:  

  在潮声里,在波光里,  

  看着寒伧,累赘,叫人白眼——  

  这黄昏的海边?——  

  我可忘不了你,那一天你来,  

  “啊不;你听我唱歌,  

  我又不愿你为我牺牲你的前程……  

  沙滩上再不见女郎,——  

  你教给我什么是生命,什么是爱,  

  在爱里,这爱中心的死,不强如  

  昨天我冒着大雨到烟霞岭下访桂;  

  轻荡着少女的清音——  

  四散的飞洒……我晕了,抱着我,  

  你不必讶异,  

  “客人,你运气不好,来得太迟又太早;  

  只当是前天我们见的残红,  

  唉,叫人踩,变泥——变了泥倒干净,  

  你是我的先生,我爱,我的恩人,  

  “啊不;你看我凌空舞,  

  最好你忘掉,  

  悲声的叫我,亲我,摇我,咂我,……  

  “女郎,胆大的女郎!  

  有那一天吗?——你在,就是我的信心;  

  你为什么彷徨  

  算是我的丧歌,这一阵清风,  

  你我的心,象一朵雪白的并蒂莲,  

  熟铁,在爱的槌子下,砸,砸,火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