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资讯:科幻小说《太空歌剧》将拍电影 聚焦太空歌舞竞赛

图片 1

但电影前半段中所创造的那个“千星之城”,那个满怀理想主义与乐观精神的无比灿烂的宇宙图景,依然让我对吕克贝松充满好感。在电影的最后,他特别题词这部电影是献给他父亲的。这是一部向父辈时代致敬作品,吕克贝松就像一个终于实现梦想的孩童,把宇宙想象成五彩绚烂、各星球种族和谐共存、共享知识与智慧的美好新世界,这种想象,在今天信奉“黑暗森林”理论的人们看来,肯定显得幼稚天真,但在我看来,这份幼稚与天真,才是支撑人类进行宇宙探索的精神所在。

故事只有一天,甚至说也就几十分钟的中场表演,但这一天里的故事通过闪回、插叙以及各种突如其来,比利·林恩真正理解了爱情、友情、亲情。在战争的残酷回忆,与美国社会的点点滴滴,他对自己的人生有着更深一层的认识。这是一个妥妥的美国故事——美式橄榄球、好莱坞、伊拉克战争、争夺资源、武力强大、老兵问题、社会福利、战争之殇……每一个视觉和角度都精准触及到美国社会的痒点和痛点:亲手杀了人,也眼睁睁看着战友在怀里死去,却被讽刺性的叫做英雄,随着政治立场的变迁,战争的意义会发生变化,但士兵的困境是不变的,战争让这些普通民众出身的孩子和普通民众之间造成了难以弥合的鸿沟。
 
李安的电影,细节永远值得回味,比如母亲拍桌子和赛场上的烟花都会让比利·林恩和战友们禁不住地颤抖,回到美国的橄榄球场,回到从前的生活,一切反而都显得不真实……所谓普通人的生活,他们再也回不去了。我特意留意了一眼,片尾结束前,比利·林恩最终还是上了返回伊拉克战场的车,幻想中逝去的战友对他说,“I
love you.”时,不少人在拭泪。

摘要: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6月1日消息,环球拿下了Catherynne M。
Valente所著科幻小说《太空歌剧》(Space
Opera)的电影版权,马克·普拉特(《爱乐之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科林·特雷沃罗

是的,在预告片刚出来时,我就觉得《星际特工》充满游戏的质感。事实上成片的确如此。电影的剧情发展严格遵循着:事件1发生——要解决事件1,需要条件A——完成条件A,又遇上事件2——要解决事件2,需要条件B……这是一个典型的游戏任务式逻辑,如果是游戏会很有趣,但如果是电影,就变成流水账了。《星际特工》的败笔就在这里,尤其在后半段没有新奇设定与绚烂特效支撑时,这个缺点就被无限放大,暴露无疑(特别是吴亦凡的戏份鬼那么多的时候……)

李安又一次被推到了话题风暴的中心,备受期待的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纽约电影节首映迎来褒贬不一的评价,一方面是4K
120帧
RealD3D的技术革新的赞叹,一方面是质疑重视技术忽视情节的遗憾。有意思的是新闻传到国内,一些好事者便专挑一些不佳的评价大喊“扑街”、“失败”这样的词汇,极尽贬低之能事。在亲看本片后,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拿过两次奥斯卡最佳导演奖项的电影人,李安的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即便不能说经典,但至少也是杰作,而且比起技术贡献,更赞的是艺术努力。

新浪娱乐讯 北京时间6月1日消息,环球拿下了Catherynne M。
Valente所著科幻小说《太空歌剧》(Space
Opera)的电影版权,马克·普拉特(《爱乐之城》《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和科林·特雷沃罗担任制片人,没错就是太空飙歌!小说讲述一个世纪以前,感知战争让银河系分崩离析,几乎终结了整个智能太空生活的概念。之后一项奇怪的传统诞生,是一种让所有被遗弃的人振作起来的东西,以和平、团结和理解的精神将破碎的世界团结在一起。每一个周期,银河系的各种族都会聚集在一起,参加一场盛大的比赛Metagalactic
Grand
Prix,其中包括角斗士比赛、选美大赛、音乐会盛宴和过去战争的延续。而参赛者们并不会真实地进行相关竞赛,而是会在不同的背景设定下进行唱歌、舞蹈以及其他身体才艺秀。这个游戏赌注极高,每个人都被迫参加,胜者会受到无上尊敬,败者将面临整个种族的灭绝。人类最新发现了这个巨大的宇宙,希望能发现外交、武装机器、虫洞、外星人等元素,却只发现了闪烁、口红、电吉他等。来自伦敦的音乐家、舞蹈家、乐队管家Decibel
Jones和Absolute
Zeroes被选中,代表地球踏上宇宙最棒的舞台,人类的命运就此掌握在他们的摇滚天赋中

当电影一开头伴随着David Bowie的《Space
Oddity》响起,看到从国家与国家,到种族与种族,全宇宙不同星球文明的空间站一个接一个地连接到千星之城上的景象时,我必须承认我是被深深感动的。《星际特工》改编自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科幻漫画,在那个太空探险突飞猛进,继而成功登月的年代,人们对于宇宙开拓充满了前所未有的乐观精神,正如同时代的《Star
Trek》里那句著名台词“Space, the last
frontier”,宇宙对于当时的人们来说,是亟待开拓的未知领域,与外星文明的接触,也充满着宇宙大同的乐观幻想与理想主义。这种乐观精神在今天已不再是科学界与科幻界的主流,但继承了这种精神的“太空歌剧”,依然影响着科幻创作,例如《质量效应》系列。

然而,李安的成功源于他对内容本身的重视,他喜欢挑战,敢于尝试,乐于通过一些创新手段去让自己的电影表达变得更加丰富。《卧虎藏龙》是这样,《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也是这样,而《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更是如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