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媒:“安倍谈话”草案中明确写入“道歉”和“侵略”等措辞

日本《朝日新闻》3月4日刊文,回顾了20年前“村山谈话”的相关背景。以村山政权的建立为契机而联合的自民党、社会党和新党三大党派,在1994年6月政权建立之时达成了共识,“以战后50年的时点为契机,为通过反省过去战争、表明对未来和平决心的国会决议而积极努力”。

摘要:
据日本NHK电视台和ANN电视台等媒体8月10日报道,预定在本周发表的“安倍谈话”的草案近日公开,草案中明确写入了“道歉”和“侵略”等关键措辞。安倍首相谈话将沿袭此前“村山谈话”及“小泉谈话”中的关键字眼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于战后70周年的谈话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焦点。据日本NHK电视台和ANN电视台等媒体8月10日报道,预定在本周发表的“安倍谈话”的草案近日公开,草案中明确写入了“道歉”和“侵略”等关键措辞。据NHK电视台的报道,“安倍谈话”将在8月14日以内阁决议形式发表,表明对过去那场战争“痛彻的反省”以及不战的宣誓,继承历代内阁基本立场的方针。在这之前,安倍从上周开始向自民党干事长谷垣祯一以及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传达了以内阁决议形式发表谈话的意向,同时给他们公开了谈话的草案。NHK电视台引用相关人士的介绍称,“安倍谈话”的草案除了明确写入“痛彻的反省”、“殖民地统治”外,还明确写入了“道歉”和“侵略”这两个措辞。这些都是“村山谈话”和“小泉谈话”中的关键措辞。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二战结束50周年谈话时使用了“殖民统治”和“侵略”等关键措辞。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在战后60周年谈话时继承了“村山谈话”的内容。而安倍自今年年初以来已数次暗示,将不会沿用“村山谈话”使用的关键措辞。据NHK电视台的报道,安倍就此次谈话称:“要不要使用重复的措辞并不是问题,关键是从‘安倍政权如何考虑’这个观点出发来展现谈话。”据NHK分析,“安倍谈话”的草案继承“村山谈话”所有关键词的背景在于,安倍想避开“逐字逐句是否继承”的讨论,而是想正确展现自己的真意。NHK报道称,日本执政党干部在阅读了“安倍谈话”草案后评价认为“可能细小的地方会有一些人有注解,但内容全体上能够符合大多数国民的看法”。安倍正朝着内阁决议的方向,做措辞的最终调整。日本《读卖新闻》8日报道说,安倍原打算以无需经过内阁决议的“个人”谈话方式发表战后70年谈话,以避免受此前“村山谈话”、“小泉谈话”的措辞束缚。但公明党提出,“安倍谈话”应继承以往日本政府立场,有必要以内阁决议方式发表。内阁决议需要全体阁僚一致同意,安倍内阁的国土交通大臣太田昭宏是公明党人,因此“安倍谈话”发表前需要得到公明党的理解和认可。报道称,安倍身边的一些势力也希望以内阁决议形式发表谈话,从而达到以“安倍谈话”涂改“村山谈话”的目的。《读卖新闻》报道认为,安倍选择在8月14日发表谈话,是想避开8月15日的日本天皇讲话。就在8月6日下午,旨在为安倍战后70周年谈话提供建议的“21世纪构想恳谈会”向安倍提交报告书。报告书写入了“侵略”和“殖民统治”,提到了“反省”,但没有触及是否应该“道歉”。另据日本共同社10日报道,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当天在记者会上,就首相安倍晋三将发表的战后70周年谈话表示,考虑除了英文之外还发布中文及韩语译文。

《朝日新闻》透露,决议文案的起草从1995年就开始了,然而却迟迟未能通过。面对社会党所要求提出的“不战”和“谢罪”等用词,以“战后50周年国会议员联盟”为中心的自民党谨慎派反对声高涨,称“会给后世留下历史的祸根”。

1995年3月,作为新人议员的安倍晋三在国会上表示,“我们国家单方面的做出不战的决议没有任何意义”。之后,其被提拔为该联盟的事务局局长代理。

3党于6月6日终达成共识。在文案中未提到“不战”和“谢罪”,加入了“统治殖民地”、“侵略的行为”等语句。不过,3党对妥协之后的决议文都保留了许多不满。

在3日之后的众院会议上,决议虽以多数赞成的票数得以采用,但执政党和在野党都不断出现缺席者。安倍晋三也未曾到场。以全会一致为原则的国会决议终以失败告终,村山政权也元气大伤。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认为“不能让这样的局面持续下去”,于是决定进行首相演说。

“村山谈话”:是否谢罪?

在1995年8月15日的“村山谈话”相关的行动,从6月9日的国会决议就开始了。据当时村山富市的政务秘书官园田原三回忆,针对当时决议中决定模糊“侵略”和“谢罪”的表现,首相官邸失望声一片,甚至有人表示,“为什么首相会从社会党中产生?实在是非常后悔”。

虽然在国会决议前也做过关于演说内容的探讨,但与内阁会议所决定的村山谈话的内容有着天壤之别。尽管如此,负责首相演说的内阁参事官室仍不断推进准备工作。

随着国会决议的失败告终,首相村山富市和官房长官五十岚广三决定制定更加明确的外交声明。声明的起草交给了当时协助外交事务的外务省出身的内阁外政审议市长谷野作太郎。当时同为外务官僚的首相秘书官槙田邦彦回忆说,“历史认识与外交问题息息相关,从能力上考虑只有谷野能担此重任”。

谷野作太郎在7月上旬接到了村山的指示后,用将近一周的时间完成了草稿,并首次将当时被自民党和国会决议模糊化的“侵略的行为”的表达明确的说成了“侵略”。他表示,“我自己认为‘侵略的行为’这样的表达带着很强的违和感”。不过,谷野作太郎对是否加入关于“谢罪”的表达犹豫不决。据槙田回忆,当时的草稿中并没有出现“谢罪”的字眼。谷野认为,“当时中日、日韩间的主题已不再是谢罪的问题”,重要的是不歪曲事实,将历史正确的告诉下一代。

但是槙田的想法错了。官房长官五十岚进言,“是否加入谢罪的字眼是全世界所关注的焦点,应该加入其中”,当时在场的官方副长官园田博之也表示同意。接受指示的谷野终服从了政治决定。村山谈话的骨架终这样被确定下来。

8月7日,谈话稿的写作工作大体完成。除首相村山富市和自民党总裁河野洋平之外,当时的正副长官也在官邸露面。在看过村山的文案之后,河野洋平表情凝重,表示“这样的文案非常严峻”。连国会决议都抗议声不断的政党内部能被这样的讲话所压制吗?在次日的内阁改造中,内定“鹰派”的平沼赳夫和江藤隆美加入内阁。这更让河野洋平感到一丝不安。

可能是察觉到了自民党的气氛,在8日的内阁改造中就任官房长官的社会党人士野坂浩贤提议,让谈话由内阁会议决定并作为政府的正式立场。野坂浩贤在其所着《政权》一书中记录了他在会议前分别说服了平沼赳夫、江藤隆美以及文部大臣岛村宜伸等人的事实。据槙田回忆,在内阁改造前担任运输大臣的龟井静香也被进行了党内劝说。

由此,焦点便落在了通商产业大臣桥本龙太郎的意见上。作为大物阁僚的桥本当时任反对战后50年国会决议日本遗属会的会长。对桥本的说服工作,由首相村山亲自进行。

8月11日,村山从首相办公室给桥本打了电话。在对演说进行说明之后,桥本表示“希望看到原稿”。于是,发表前的演说稿被送达了通商产业省。不久,桥本给等待的村山打来了电话。两人谈话的具体内容,在《村山富市回忆录》中有详细的记载:

村山:“看过文案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