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布奇诺,忘了诺_爱情文章_好文学网

那天你发工资,打电话跟我说,姐今天请客,想吃什么。

我就有一个这样的男闺蜜 但又不想他们这般亲密也不像他们经历了那么多
但我还是从他们身上看到我俩 有那么一种熟悉的感觉吧。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 很开心 总是笑着的
好像有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维系着两个人 只有对方心里明白。
曾经有不少机会 我们可以真正在一起 成为一对 但我退缩了 我一直对自己说
不能那么做。
因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 岂不就等于失去他了。
他是我的好朋友 他了解我的脾性 纵容我的任性 无视我的缺点 怎么能失去。
我老说他太丑(确实不怎么好看…)各种放肆的开玩笑
他常说我欺压他好多年还不够 但是我们从不生气 就是觉得好玩 开心。
最近这些天 经常会想起他 莫名其妙 有些感觉很奇怪 就像一只困兽 在心底觉醒
我一直很努力地压制 毕竟坚定了这么多年的信念……“永远的好朋友
一辈子的备胎”跟他这样说过。
看着现在的他跟他女朋友过的很好
心里满是羡慕:“多好的一对儿啊”……也不忍心去打扰 看着他好就行了。
我不记得自己为他做过什么 好像什么也没做过
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为他做些什么。
但他常会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 不开心的时候陪我说说话
给我送个生日礼物什么的… 我觉得这已然足够。
我习惯了跟他勾肩搭背的相处 无节操的对话 也习惯他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的感觉
我还想过 如果可以永远这样下去多好。
真是 傻的可以。
慢慢的 当我们都长大了 当那总觉着还长的时间变得不那么长
当你的世界和朋友圈不断扩展 一切都在变换
有些事情眼睁睁看着它成了定局却无力挣扎无法改变 眼睁睁看着可以是自己的
一点点从手边消逝 那种瘫软的痛楚 是个什么滋味。
后来我意识到 爱着的 并不一定非要占为己有。
并不喜欢矫情 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矫情了 时常骂自己傻*
日子过得太舒服才会这样东想西想 没事找事。只是看完这部电影就忽然有感而发
想写出来 发泄一下。
至今我也说不清对他的感觉 我爱他吗?怎么听起来这么怪 可笑。
很想引用女主在男主婚宴上说的那段话
“有时候你甚至没有意识到 知道一天早上醒来 才发现过了这么多年
我们都知道这一点…你的友情给我的人生增添了无限的色彩 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候
我都是那个最幸运的人…我希望我没有觉得理所当然
但我觉得我确实理所当然了。有时候你不知道最好的人就在你身边 坐在那儿
就在你眼前。不过也没关系 因为我发现
不管你在哪里或者在干什么或者跟谁在一起 我都会实实在在地 爱着你
就像妹妹对哥哥 朋友对朋友一样。”
I hope I didn’t take it for granted.
I think maybe I did.

在法律上离婚的前提条件是:必须双方当事人都同意离婚,在法律判决上才能离婚。如果有一方不同意离婚,那么对不起,民政局不能授理此次离婚。我和他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我们一致决定明天去民政局。

在这之间,我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你会提前离开。

我说:因为我也忘带钱包了,全身上下只有五块钱了,只够买一碗的了。

太熟悉,所以不够珍惜。

其实姐说完之后我不是很懂,因为我没有结婚,甚至我还没有女朋友,更别提什么三年之痛、七年之痒了。但是我本人有一个优点,那就是能安静地听别人讲话,学会聆听。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现在才下午3点,我下午6:30的火车,还有3个半小时呢!长达三个多小时漫长等待的时间真是无聊,正巧我旁边有一位姐也在等车,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

恋爱的时候也闹过几次分手,可我们彼此都知道后会在一起,谁也不会离开谁。

编辑荐:一碗馄钝挽救了一段婚姻,告诉我们婚姻中应该多一些包容和理解。三年之痛,七年之痒无法避免,但痛过痒过之后,只有自己最熟悉的,才是最能让自己舒适的。

你太好,所以我拥有不了。

我接着说:第二次我们来吃馄饨的时候,记得那天我们出门急,也是如同今天一样都忘了带钱包,你翻遍全身上下所有的口袋,翻出两块钱,买了一碗馄饨给我吃。你说我怎么好意思一个人吃馄饨,让你在那干看着啊!我对服务员说:服务员麻烦你拿一副碗筷过来,谢谢。不一会碗筷拿过来了,我朝你碗里拨了一大半的馄饨,你一看这么多馄饨,忙又给我碗里拨过来,就这样一碗馄饨分两份吃,我吃多的一份,你吃少的一份。吃完以后我还问你吃饱了没有。你说吃饱了。我真是傻,一碗馄饨本来就不多,还分成两份吃,你还是吃的小份的,你一米八的大小伙子上哪吃饱去啊?

也许起来后会提着行李,带着你给我买的钱包,去经历一场冒险。旅行总是会让人激动而兴奋的,只是少了你,会少了很多。

是的。三年前我和他在一家馄饨店认识的,我记得那天我吃完馄饨要赶着去上班去,我正要从口袋里掏钱包的时候,却发现我的钱包丢了,当时我真的急死了,我的钱包里有身份证、3张银行卡,一张信用卡,还有一张美容卡,我当时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幸好他从我身后的椅子后面捡到了我的钱包,当时我很是感激他,为了以后有机会报答他我留了他的手机号码,我就匆匆走了,上班去了。以后我们慢慢的熟悉对方了,渐渐的有了感情。我有时候就在想,为什么我揣在内衣兜里的钱包怎么就跑到我吃饭的椅子后面去了,而恰巧他坐在我背对着的位置,他起身拿东西的时候正巧发现了我的钱包,并且还给了我。我有时候就在想这会不会就是上天安排的一段姻缘,但就是上天安排的一段姻缘,还是让我们经历了七年之痒。

夜深了,单曲循环着那首你爱的丑男人赵传的《一颗滚石》,想想明天可能还会有太阳,我也不知道我想说什么,想做什么,没有你的夜晚似乎特别漫长。

这时候他站起来了,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回家吧!

很多我们一开始觉着做不到的事,后来都做到了;很多我们一开始觉着不会发生的事,后来都发生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

结婚在一起七年了,开始的时候我们感情很好,我想吃什么菜,他就会去菜市场买什么菜给我吃,我去厨房刷碗,他总是抢我一步先,盘子碗筷他全洗了,我的剩菜剩饭他全吃了,总之他对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七年之后的感情永远不会如初恋时的感情一样。

以前可以很轻易地睡到日上三竿的我,近却老是失眠,半夜三更突然就醒了;

一碗馄饨挽救了我们的婚姻,说实话啊:其实夫妻之间只要多一点包容,少一点怨言,就没有什么化不了的事。

时间:2017-03-13 06:47点击: 次来源:网络作者:编辑评论:- 小 + 大

“我会爱你一生一世,我会照顾你一辈子”这只是在结婚典礼上的虚情假意,在这世界上真能说到做到的又有几个男人。”嗯、嗯”我点了点头。姐继续说到,后来我们之间的感情越来越不好,他不喜欢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忘了关台灯;他不喜欢我看电视的时候躺在沙发上吃零食;他不喜欢我穿着高跟鞋在家里走来走去。我也不喜欢他的所作所为,不喜欢他早上起来不刮胡子;不喜欢他脱了袜子以后不马上去洗脚;不喜欢他玩电脑游戏的时候不接我电话。

手机还留着那时的照片,看着真想狠狠给自己一巴掌。

姐是一位很健谈的人,而我就是那个聆听者。当姐和我谈起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的时候,说实话我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其实吧我就经历过七年之痒。”姐说。我顺着话往下接:姐你经历过?我表现出一副很是惊讶的表情。

以前总是不知道七年之痒是种什么样的体验,现在才知道所谓七年之痒其实就是婚姻的危险期,过不去就得折在这儿了。

等馄饨上来了,我把馄饨推到他面前,说:我不吃了,你吃吧!

以前喝十瓶酒都不会醉的我,现在喝一瓶就想回家;

进了馄饨店我发现这家馄饨店依旧没有多大的变化,人气还是那么兴旺,唯一变化的是七年前两块钱一碗的馄饨涨到了五块钱一碗。尽管小店里人很多,但还是有一张留给我们的桌子。当他坐在我的对面,我俩互相看着对方,我想起了以前的往事。突然之间民政局我不想去了,这婚我不想离了,可是我要怎么和他说呢!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对老板说来一碗馄饨,我知道今天早晨出门,他把钱包忘在了家里的书架上忘了拿。我偷偷从我钱包里抽出五块钱,然后我把钱包丢在了我坐着的椅子后面。他问我为什么要一碗馄饨?

第一次约会的时候,是在晚上,我们出去吃夜宵,她说她想吃面,然后我点了牛肉面,她点了杂酱面,吃完之后,我才反应过来,杂酱面没有肉的,于是我问她怎么不点牛肉面,她白了我一眼,说,你那碗不是有牛肉吗?这点都不懂。

你说是吧?”嗯嗯嗯,是”。此时我听的都入神了。

I said,I will always love you ,but i…

今天看见你吃馄饨,我想起了七年前的场景,这一幕犹如当年的场景重现了一般。七年了,不知不觉在一起七年了。当年你拨给我的一大半馄饨我依旧没忘,因为那碗馄饨里装满了幸福,它们一直以来都在我的心口不曾散去。这时候旁边一位小伙子的手机铃声想了:就算你一错再错我都会以包容你。确实就如同郑源唱的《包容》一样,只要我们相互包容一下对方,或许……

曾经你说你离开后一定会把‘卡布奇诺’带走的,可你没有,可能是你忘了吧,也许是你故意的吧。

我就记得那天我和你一起吃的那碗馄饨,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吃的一碗馄饨,因为那碗馄饨里装的满满的全是幸福!

之所以叫它卡布奇诺完全是因为你喜欢,本来我想叫它旺财的,这样叫着叫着,兴许哪天我们就发了呢?可你不喜欢,觉着不够浪漫,便独裁地定了这个名字。

很多人都说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等你熬过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的时候,那时候的感情才是最真的感情。一位姐如是说。

我还想问呢,我以为你会回来的,你怎么没有?

所谓的三年之痛,就是说小两口过日子,在第三年的时候总会出现一些矛盾,一些微乎其微的小纠纷,正是这些微乎其微的小纠纷,导致小两口关系恶化,最终离婚。而七年之痒同理,小两口关系在这几年过的还好,可能是孩子的缘故吧,孩子还小,好玩。可是等孩子一天天长大,夫妻之间的感情越来越淡,情趣越来越低,随之而来的问题就是看对方不顺眼,等时间越来越长,待到第七年的时候(当然第七年只是一个代表,具体指七年之内)矛盾积累到了满格,现在双方的怒气值已满,斗争一触即发如火山汹涌喷发,势不可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