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华绝代的才女,以嫔妃的名号,行使着宰相的权力

图片 1

北方丽人:一个喜欢历史、爱读书却不够优雅精致的女子;一个爱孩子爱教育却不怎么成功的教师。红尘中因文字与你相遇,就是我最大的欢喜。

上官婉儿死了,太平公主悲痛万分,很快李隆基也后悔了。他厚葬了上官婉儿,恢复了她“昭容”的名号,并派人将上官婉儿的诗文编撰成集,让文学家张说作序,给予她无限的欣赏与赞美。

内容提要

大唐是中国历史上的一倾流觞,唐诗却蜿蜒着中华文脉最大的一枝分流。五千年文明过眼,唐诗是其中的一朵奇葩。千年历史如烟,大唐始终闪耀着独特的风华。初唐的朝气满溢,盛唐的风逸丰美,中唐的绮丽华美,晚唐的余韵悠悠。一首首文采斐然的诗作,一众鲜明恣意的诗人。本书分别选取初唐、盛唐、中唐、晚唐共四十余首唐诗,加以解析和阐释,顺应年代脉络,讲述历史风云,带领当代读者领略一个不一样的唐朝,感受那个年代另类的波涛汹涌,还原真实的大唐百态民生。

上官婉儿穿越种种政治险恶,在中宗朝成为无冕宰相,一度大权在手,但却没能笑到最后,在韦后之乱中被李隆基杀死,时年46岁。

上官婉儿白天去皇宫中上班,晚上回家开文学派对,享受着众人追捧的无限荣耀。当她站在高高的彩楼上品评天下诗章时,真是风光无两。

摘要: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

第一个是初唐时的徐惠。徐惠出身于书香世家的东海徐氏,在家族深厚文化底蕴的浸润影响下,小徐惠不仅容貌清秀,更早早显示了过人的才华。她5月能言,4岁开始读《论语》和《诗经》。8岁时,父亲有意考她,让她模仿《离骚》写首诗。小姑娘挥笔写下一首“拟小山”:

正是这首《彩书怨》,让上官婉儿的小才女声名在宫廷中流传开来,三传两传,竟然也传到了武皇后的耳中。得知被自己杀死的上官仪还有这样一个孙女,武则天很惊讶,于是亲自召见。当然面对杀父仇人、至高无上的皇后,小小年纪的上官婉儿不敢有丝毫的怨怼,反而以敏捷的才思、得体的应对征服了她。武则天免除了她的奴隶身份,还给了她“才人”的名号,任命她掌管“诏命”,担任自己的文字秘书。

好书推荐网2015年1月15日书讯:近日,月满天心新书《千年烟月在》由九州出版社出版。月满天心,70年代末女子,上学甚少,读书颇多,浪迹十年,终是幼稚,生活白痴,幻想达人。闲读红楼为趣,倦聆古筝怡情。文风无定,时嗔时喜,烟火与婉约并进,犀利伴温柔同行。2008年开始创作,已出版作品《愿得一人白首不相离》《一轮圆月耀天心》《长相思不相忘》《总有一首诗,让你相信地老天荒》《以你之姓,冠我之名》等。

仰幽岩而流盼,抚桂枝以凝想。

图片 2

编辑推荐

将千龄兮此遇,荃何为兮独往?

“露浓香被冷,月落锦屏虚。”所有的繁华浓香终将落幕,长安月下的风景已成虚幻,唯有一代才女的风华在史册上始终熠熠生辉。

专业点评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少得大名则不详”也许出名太早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把她们推到万众瞩目的风口浪尖,也是压力是负担,反而走不好后来的人生。不如定格就在神童时代,留给唐诗一个单纯美好的背影……

从此她自是更加小心谨慎,一切惟女皇之命是从,不敢稍有冒犯。在武则天身边耳濡目染,上官婉儿逐渐变得成熟能干。她开始代武则天批阅奏折,拟定上谕,处理国事,成了女皇不能须臾离开的左膀右臂。当然,她也见证了一系列骨肉相残、流血政变以及改朝换代。

历史的烟云如此厚重,却无法淹没大唐的风景。千年烟月在,风情不曾改。这本书,是写唐诗,也是写历史。是写故事,也是在写情怀。

第三个是盛唐时李冶。李冶字季兰,她虽然出身平民,却同样是聪慧美丽,《唐才子传》记载,说她6岁便能作诗,看到院子中的蔷薇花,便赋诗一首“蔷薇诗”,其中有一句写道:“经时不架却,心绪乱纵横。”李季兰的父亲看到后无比惊讶,他说,这个女孩太聪明了,可写这样“心绪乱纵横”的诗,长大后恐怕会不守妇道。李季兰早早出家,成为一名女道士。她一生未嫁,却也一生恣意纵情,活出了迥然不同与其他女诗人的模样。

久经政治风雨的上官婉儿在这场政变中站队正确,她抛弃了武则天,投入李显和韦皇后的阵营。相比女皇,长期远离政治中心的李治和韦皇后更需要上官婉儿,她被中宗给予了一个“昭容”的后妃名号,不仅继续参与顶层政治,还获得了更大的权力。

从唐诗走近大唐- 自唐诗中窥探大唐风貌,梳理历史人文脉络,透彻解析大唐风骨

写到这里,我忽然想起唐诗中的另一个才女神童。她没有留下名字,只被称为“七岁女子”。这个来自遥远南海的小姑娘,也是因为少年早慧被女皇武则天召来长安。女皇大概是想将这女孩留在身边,只让她的兄长独自返乡。女孩赋诗送别,叹息自己不能与哥哥一起回家:“别路云初起,离亭叶正稀少。所嗟人异雁,不作一行飞。”女皇听一念不忍,便让这个七岁女子随哥哥一起走了。这个女孩的故事自此结束,她消失在历史的视线里。如果没有意外,她必会回到家乡,慢慢长大,然后嫁人生子,安享一生。

她其实是有这样的条件的。她出生在衣食无忧的官宦之家,且家学渊源,本人也是才华横溢。如果没有意外,她理应走上一条才女之路,几十年专心读书作诗,在那个诗的黄金时代,或许她会比李清照更有成就。而她的人生、她的故事,就应该出现在风流旖旎的《唐才子传》上,而不是枯燥无趣的《旧唐书》和《新唐书》上。

文字如流水,诗人如落叶,一叶叶飘扬在文字的漩涡中,流淌出独一无二的人生:在政客和文人间摇摆的上官仪;天地一月,孤洁傲视的王绩;半入尘世半出尘的王维;风姿恣意的李白;中规中矩的杜甫;才华飘逸的上官婉儿;霸气天成的武则天;晕染了一个时代如胭脂艳丽的薛涛……诗人已流进岁月深处,流水却穿越千年,男权不再独享资源,女性诗人加入了大唐的文化长河。

写到这里,我忽然发现,徐惠、李季兰、薛涛这三个小姑娘虽然生活的时代不同,可她们少年赋诗的故事怎么这么像啊?都是在父亲身边,都是脱口而出,写出的诗句都让父亲又惊讶又感叹,并且她们最终的命运也都与这些诗句相吻合——让人情不自禁怀疑是后人的穿凿附会。

图片 3

章节试读

上官家族和大唐李家渊源很深,并且很长,从上官仪到上官婉儿。上官仪的父亲是隋朝的将领,隋末年,宇文化及在扬州起兵造反,将上官仪的父亲,上官宏杀死,上官仪因为年幼,躲在破庙里,才得以保全性命。可以说,在改朝换代的历史瞬间,他是饱尝了人生冷暖、颠沛流离的。隋朝末年,炀帝大兴土木,荒淫无道,整天搂着美人在床榻上晃悠。一个家庭如果有这么一个人,那他顶多是个败类;如果一个企业有这么一个领导,你可以选择跳槽,让人生重新洗牌;可是,国家首脑成了这样的人,遭殃的,却是百姓。于是,民不聊生,怨声载道,盗匪横行,到处造反。著名的瓦岗寨,就是这时候兴起来的。而李渊就是这些造反派中的佼佼者,起兵之后,一个王朝很快易主李姓。大唐初建,处处都是希望。上官仪也结束了逃亡的日子,英姿勃发,准备科举考试。历代的文人,都不甘于做个本分的文人,仕途才是最终的选择。因为文人都没办法养家,不能写作换稿费,经商也被人瞧不起。做公务员就不一样了,不但地位高,工资高,家族也跟着扬眉吐气。上官仪又不同于草根秀才,他是沦落在民间的落难公子,通过仕途重拾家族尊严和面子是唯一途径。但是科举并没有那么容易。唐初,一切都百废待兴,科举制度也并不完善:没有殿试,以文为主,但不局限,诗词歌赋甚至算术都考。没有殿试,也就没有状元榜眼探花这些说法。唐代读书人是很尊贵的,只有贵族和有钱人家的孩子可以有机会读书,因为笔墨纸砚都很贵,尤其是书,贵得离谱,几乎就是奢侈品,平民百姓买不起。科举制度又不完善,考的知识很杂,就算一个孩子从十岁开始读书的话,也不一定能样样都学精。而且每次考试,考生们都需要长途跋涉,甚至背井离乡,生病寂寞凄凉,一路荒寒,却不一定考得中。在唯有读书高的年代,人们这样形容科举:五十少进士。也就是说,五十能考上进士的话,就算年轻了,所以,才有范进中举的疯癫,蒲松龄一生无数次的考取不中,一直到垂垂老矣。在考生里面,上官仪是有优势的,他小时候家境好,得以系统读书,后来流落,吃了许多苦,更是刺激了上进心。所以,志在必得。古人喜欢说:一举成名天下知,说的大概就是上官仪这样的青年才俊,家世良好,才华了得,又年轻。上官仪这次考的是第三名,太宗皇帝御笔钦点,做了弘文馆直学士。唐太宗喜欢上官仪。据说每次国宴,都要指定他陪在身边,所以,上官仪步步高升,成了最年轻的宠臣,风光一时无限。终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做了宰相,权倾朝野了。《论语》中有一段话。子张问孔子曰:何如斯可以从政矣?子曰:尊五美,屏四恶,斯可以从政矣。南怀瑾大师解释的所谓五美:施惠于民却不必耗费钱财;使用民力却不会招致怨恨;满足欲望却不贪婪;地位安稳却不骄横;有威信却不刚猛。上官仪后来犯的,便是威信和刚猛并存之罪——他居然在武则天开始攀爬至权力顶峰的时候,帮高宗起草废后诏书!武则天是怎么当上皇后的?脚下的尸骨能堆成山,鲜血能流成河,她怎么会如此轻易撒手!所以,上官仪的命运,在提起笔那一刻,已经注定了。

图片 4

叶下洞庭初,思君万里余。

李季兰倒是活得久一些,可晚年却因为与反叛朝廷的首领朱泚交往甚密,叛乱平定后,她被“扑杀”。

首先是武则天与自己亲生儿子李贤交锋,李贤失败被废黜流放身死;紧接着唐高宗李治病逝,武则天的三儿子李显仅仅当了两个月皇帝就被废黜;后来武则天自立为女皇帝,开创一代武周王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