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各地的唐人街 宦官郑和的核心遗产

在纪念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的喧嚣中,郑和的遗产成为世人关注的焦点。当人们都在高声颂扬郑和的航海成就时,我要说出一个被长期忽略的事实,即郑和对海外华侨社会及其文化架构的非凡意义。在我看来,郑和不仅是中国海洋叙事的最高代表,而且是全球华侨社会及其文化的奠基人。
尽管宋元两朝都有华人流落海外,从事非法的民间贸易,但真正形成华侨社会,当始于明朝永乐年间。它是郑和舰队的杰作。郑和在马六甲海域击败了陈祖义的私贩武装,剿灭了早期自由的民间华侨社会,而后,一种与大陆国家关系更为密切的新华侨社会在那里呼之欲出。
在七次大航海的进程中,马六甲和巨港等地成为海军基地和货物转运中心。士兵们在这里度假,推销、采购,赌博,搜集漂亮的女人。作为宦官的郑和不需要女人,但他并未阻止下属的寻花问柳。据郑和的翻译马欢和费信所撰的游记声称,那些身材高大的北方水手深受当地女人喜爱。
按照当地的浪漫风俗,一些好客的主人希望自己的妻子拥有一个中国情人,这样可以使他感到非常体面。郑和舰队的到来,除了刺激当地贸易和香料种植业的发展,也促成了色情业的繁华。多情的女主人与船员们结下了深厚友谊。
郑和的士兵原先都是帝国的囚犯 ,远航是囚犯
与帝国的某种生命交易,他们是一群亡命的赌徒,籍此从皇帝那里换取第二次生命。但舰队的减员情况非常严重,据说最多的一次有一万人死在海上,人数超过整个舰队的三分之一。远征者的家属再也无法触摸那些已经葬身大海的尸体。他们的恸哭淹没在皇帝胜利的笑声之中。
但这些死亡者的名单却充满了猫腻。在经历了多次性交易或真正的浪漫爱情之后,一些士兵中在南洋滞留不归,成为幸福的逃亡者。出于政治和贸易战略考虑,郑和没有深究他们的叛国罪行,反而默许了这种逃亡行径。为掩人耳目,他们被戏剧性地加入了死亡名单,而他们却已改名换姓,与当地女子通婚,生儿育女,经营中国杂货,形成第一个具有国家主义特征的华侨社会,并成为郑和舰队和当地土著社会间的政治纽带。
郑和时代建立的南洋华侨社会,具有下列四项基本表征:
第一,它从事中国货的经营,而这正是郑和舰队携带或贩运的主要货物。这种杂货市场就是唐人街经济的主体。
其次,郑和为华侨社会还提供了核心文化符号。今天出现在各地唐人街的各种中国文化符号,从石狮、牌坊、琉璃瓦顶、红色灯笼、舞龙到中国草药,都是明成祖朱棣和郑和的联合杰作。朱棣是中华国家主义符码的集大成者,紫禁城不仅是皇帝的壮丽家园,而且也是中华国家主义符码的最大展厅。它们被镶嵌在紫禁城建筑群里,成为权力美学的象征,而郑和则奉命把它们输送到南洋,成为华侨社会的民族主义支柱。这些符号以后又飞越南洋,成为美洲、澳洲和欧洲唐人街的鲜明标记。
第三,在泰国境内有着南洋最大的郑和镀金塑像,它揭示了南洋华侨对郑和所代表的帝国的持续性效忠。在拥有仇恨宦官传统的中国,除了郑和,没有任何人享受过来自人民的这种敬意。这种文化忠诚是华侨社会的普遍特征;他们是永远的侨民,保持着中央帝国的历史记忆以及对当地土著的轻蔑。这一坚硬的民族信仰削弱了华侨融入当地社会的能力。600年以来,他们与南洋原住民的文化隔膜和冲突变得旷日持久。作为最大的种族异端,他们不断成为原住民排挤、清洗和屠杀的对象。
郑和还是妈祖崇拜的始作俑者。郑和12岁被明朝军队虏获,在割除生殖器后沦为朱棣的家奴。他的父亲死于战乱,而母亲两年后也病逝于云南故乡。郑和从此面对着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残障。他毕生都无法摆脱恋母情结的纠缠。他在福建长乐等待东北季风时,曾经遭遇一位要饭的老妪,背影酷似他的母亲,他下令收养这位素不相识的老丐,为她打造一座云南样式的木楼,供养她的衣食。这座风格奇特的木楼叫做梦母楼,直到20世纪上半叶还矗立于长乐县境内,像一座木质的纪念碑,诉说着一个儿子对母亲的长达500年的思念。
但郑和恋母情结的主要投射对象并非无名老妪,而是海神妈祖。此前,妈祖只是一位地方小神,主管福建东部沿海渔民的局部信仰。郑和扩大了她的权能及其接受崇拜的区域。她不仅是郑和舰队的保护神,而且成为整个海外华侨社会的最高神祗。郑和在沿海各地打造了多座规模宏大的妈祖庙,并且请恳请皇帝朱棣敕封她为天妃,把它提升为国家级神祗。至此,妈祖作为唯一的海洋女神,填补了中国神谱的最后空缺。她是郑和的精神母亲,不倦地庇佑着这个毕生漂泊的男人。
贸易市场、民族符码、国家信仰和妈祖崇拜,这是支撑唐人街的四大支柱,也是唐人街文化的最大秘密。
但由于海盗猖獗,明帝国开始实施海禁,皇帝被迫放弃了朝贡贸易,同时也严禁民间的跨国自由贸易。郑和的宝船舰船被拖回,逐渐成为一堆历史的破烂。朝廷还规定建造双桅以上的船只即犯
死罪,并准许沿海总督摧毁所有远洋航行的船只,逮捕驾船下海的商人。在文官集团的声讨下,郑和留下的大批档案不翼而飞。有关航海大发现的知识和技术被彻底清洗。伟大的梦想被悄悄埋葬在皇帝的后花园里。
郑和的航海遗产遭到了彻底湮灭。只有他的文化遗产被海外华侨所秘密继承。全球各地的唐人街上,到处弥漫着郑和的气息,但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来历,也没有人把它们与郑和的名字挂钩。作为历史悲剧主角的郑和,至此走到了命运的尽头。

明朝海军的衰落及其影响

图片 1

煮酒历史网网友发表于3871天 9小时 2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特别感谢 煮酒历史网网友 的友情投稿

摘要:明朝中期,曾经强盛一时的中国海军迅速衰落,使明帝国在北印度洋和西太平洋地区的国家安全空间急剧萎缩。并由此改变了东半球的力量格局,影响了整个世界近现代史的进程。本文试图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对这一变局加以分析,并探讨中国现代化进程与制海权的关系。关键词:明朝
海军
地缘政治明朝初年,中国拥有一支3500艘战舰的海军,每一年春天和夏天都要进行大规模巡航,1373年和1374年中国海军两次追击日本海盗直至琉球群岛,1409年在北部湾击败越南海盗。[1]在郑和的第六次海上远征中一支中国分舰队,绕过好望角进入大西洋,直至西南非洲。另一支分舰队经所罗门群岛进入太平洋,直至澳大利亚东海岸。[2]
在马六甲海峡,斯里兰卡和苏门答腊,向中国海上权威的挑战都被粉碎,三十六个国家的世界向明帝国臣服,中国成为当时最强大的海洋国家。由此,形成了一个由北印度洋诸贸易要塞,马来半岛和南洋群岛以及硫球群岛所组成的大明海外帝国。但伟大的霸业在十五世纪中叶开始衰落,从而酿成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流产。一明朝海军衰落的表现明朝的海军的衰落始于正统年间,至嘉靖年间废驰到谷底,明末有所增强。其具体表现为第一:沿海卫所空虚,水师士气低落。卫所军是世袭的职业军队,待遇微薄,每一月仅一石,加之受军官的盘剥,生活困苦。作为军饷来源的军屯,由于贵族军官的侵占日益减少,使粮饷不济,士兵大量逃亡,如广州七卫在嘉靖中期缺额达69.8%,福建镇海卫缺额为76.1%,在数量锐减的同时,士兵士气低落,战斗力严重下降,士兵衣食无着,漫无纪律,军官不知作战,只知道盘剥士兵,官兵互相视若仇敌,可谓“无用之将统无制之兵”。[1]第二:舰队减少,舰船破损。卫所军的锐减,也导致海军人员的锐减,如福建烽火门水寨缺额达73.7%,铜山水寨缺额达65.8%,各舰队的舰船数量急剧减少,浙江省船队原有700艘战船,1440年已不及一半,新江口船队400艘战舰,至1474年仅存140艘,重要海军基地登州卫,曾拥有100艘战船,1503年,只剩下3艘,同时舰船制造业衰落,郑和远征时2000料的宝船在海港中慢慢烂掉,至十六世纪初,明朝海军所用的最大战船只有400料,而且都是用旧船的木料建造的。[2]第三:
海防战略退步,海防线内缩。明初实行进攻型的防御战略,针对来自日本的海上威胁,明朝每一年都派出上千艘战舰在南北海域内巡逻,即所谓春巡与夏巡。首先以舰队巡逻于海上,警戒侦察和寻机歼敌。当倭寇深入内海,则利用报警通讯系统,集中海军与外岛守军协同歼灭。若倭寇登陆,则以海军与岸防陆军协同歼灭。此外明军还经常出动舰队攻击敌占岛屿,粉碎倭寇的基地。进攻型战略的顶点是在追击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中国海军曾到达朝鲜海岸与琉球群岛。而为了消除来自东南亚方向的海上威胁,郑和的舰队曾在马六甲海峡展开战斗。总之,歼敌于海上是海防战略的核心。[3]仁宣之后,明政府开始收缩海防线,远洋舰队被召回,大型舰只停止建造,岛屿基地被放弃,撤退政策使海军受到重创,海防线被从远海甚至外洋压回海岸。当然海军的衰落是相对而言的,直至十六世纪中国海军依旧能在南中国海三次击败横行印度洋的葡萄牙海军。抗倭作战的一度失败也主要不在装备和战术方面,那实际上是在与一支由中国商人装备和指挥的日本雇佣军作战。但海军的大衰落是无可置疑的,郑和时代中国海军曾拥有现在美国海军所拥有的地位。但到明朝后期,海军再也找不到海上远征时的盛况,它已经从一支远洋海军衰落成海上警卫队。二
明朝海军衰落的原因人员的减少,舰队的缺损,海防线内缩这些技术层面的表现有着深刻的社会动因:首先,向海洋扩张的原动力日益消失是促使海军衰落的最明显的原因。日本海岛的海上威胁,海外贸易的高额利润,人口向东南迁移而引起的对东南沿海防务的重视及消灭张士诚。方国珍的海外残余势力,构成了明初海军发展的动因。在明朝海军的打击下,倭寇遭受重创,15世纪中叶倭寇入侵只有14次,其中10次被粉碎,倭寇不敢进犯。加之中日勘和贸易兴起,倭寇组织者有了合法的贸易渠道,倭寇的威胁似乎已经不足为虑。在郑和的武力镇压和明朝的招安下,以东南亚为基地的中国海上流民被消灭,尤其是陈祖义被消灭后,他们或投靠明廷,或销声匿迹,自南宋开始形成的南洋华人贸易网被粉碎,已无法构成对大陆的威胁。不管是在海防安全方面,还是在贸易垄断方面。海上远征所带来的光荣是巨大的,但朝贡贸易的利润很快便消失了,随着帝国军力的下降和纸币的贬值,明政府再也无法用强行压价和支付纸币来赚取利润,1433年明朝能用半贯纸币买到时价5—50贯的香料,能用50贯纸币购买一两黄金,而官方兑换率是400贯。但在1453年当香料市价5—8分白银时,明廷需付7分现银,朝贡贸易已无利可图。[2]最后,长达三个世纪的向东南沿海的人口大迁移停止,大批人口回流内陆,浙江人口从
1050万降至530万,福建人口从400万将至200万,广东人口从300万将至200万。人口和经济中心的北移,使向海洋扩张的压力大大减轻。[2]
这一时期的一系列变动使帝国对海洋的兴趣减少,但缺乏刺激只是海军衰落的动因之一。其次,明朝把资源投向其他方面。倭寇的威胁是巨大的,但绝不是致命的,帝国的最大威胁来自蒙古高原的游牧骑兵。洪武和永乐时代的远征,使蒙古人遭到重创,并发生分裂,但当明朝军队衰落时,他们发动了对帝国的反击。1449年,蒙古军队俘虏了明朝皇帝并直逼京城,防范来自北方的威胁成为帝国的战略中心,因此它必然在海洋方向撤退。大多数明朝官员们不了解海军的重要性,反而挪用本应用于海军的资源。大运河开通后,他们把海军士兵调往运河运输粮食,水兵变成了运输工人。沿海的士兵七成以上被派去种地,三成被派去造船,大批水师人员被调往京城修建宫殿,本应用的海防的人力被运输业,农业和建筑业所占用。最可耻的是短视的皇帝们大量挪用海军军费。1425年停止海上远征所节省的经费被用来赏赐皇帝的家属。1436年,战舰制造被大大削减,经费被用来修造皇帝的坟墓。[2]再次,帝国政权的腐化和地缘政治思想的落后,是帝国海军衰落的重要原因帝国政府的腐化所带来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皇帝挪用海军军费,宦官动用运输船队,军官克扣水兵军饷,并动用军舰进行走私,都造成了海军的疲惫不堪。同时整个帝国政府陷入党派之争,没有人去关心帝国的海上利益。腐败的危害是明显的,但思想观念的阻碍,确实难以察觉的。中国古代地缘政治思想,有两个致命弱点。第一,缺乏海权观念,是典型的大陆性地缘政治观。中国并不是缺乏航海传统的国家,至迟在春秋时代就有了海上运输和海军。但却缺乏对海洋战略价值的重视,只有郑和有对海洋的战略眼光,郑和舰队的部分成员拥有海上探险精神,为此他们曾深入前人从未涉足的海域,他们实际上是进入南太平洋和南大西洋的第一批航海家。然而他们悲惨的出身注定他们的努力是失败的,这些中国古代罕见的航海家都是备受歧视的宦官,他们的成功只能加重主流社会对航海的敌视。帝国官僚们在1422年趁郑和远在海外之际,终于让皇帝放弃了海外扩张的企图,他们的理由是,外面的世界太大了,它让我们感到恐惧。不久郑和被招回,舰队在海港中烂掉,它的航海资料被兵部销毁,停止建造远洋舰船,严禁海外私人贸易,将近在咫尺的制海权拱手让与他人。海权观念的缺失造成了国防战略中的大陆军主义,从而使海军得不到足够的资源。第二个致命弱点是半虚构的中国中心论,中国在明清时自以为是天朝上国,把其他国家当作蛮夷,沉醉在起初是真实的继则是虚幻的最后是伪造的世界中心地位中,不愿意了解朝贡圈外的世界。由于落后的地理观,当时认为郑和已到达整个世界,在海上没有发现与中国抗衡的力量,因此保持海军也变得没有必要。[4]
中国中心论所带来的文化优越感,使中华帝国执行了一条世界主义的外交路线,尽管也有地缘政治利益和资源—贸易上的考虑,但更注重价值观的推行和文化的辐射。这种对外战略比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要文明得多,但却容易漠视本国的战略利益。当郑和粉碎了来自马六甲海峡,锡兰和爪哇的挑战时,明帝国获得了控制这些战略要地的合法性,从而可以控制亚欧国际航路。然而传统的怀柔政策再次导致坐失良机,否则葡萄牙人根本没有机会进入远东。民族国家意识的缺失,造成了帝国海外利益的自动放弃。这一切加在一起,造成一个可悲的结局,当西欧为了建立海军不惜像威尼斯银行家借贷时,中国的国防部长却将具有重要战略价值,历经郑和船队数十年舍生忘死才得到的航海资料销毁,而且受到帝国政府所有官员的称赞。郑和若地下有知,是否会死不瞑目呢?三
明朝海军衰落的影响一支曾在西太平洋和北印度洋发挥过重要影响的海上力量的撤退,无疑会带来深远和复杂的影响,具体论述于下。1北印度洋朝贡贸易圈的崩溃中国商人早在唐宋时期便在印度洋贸易中发挥重要作用,这种影响延伸至十六世纪。如戈雷多曾说他在印度海岸发现许多中国人的商站。另一本葡萄牙着作说据霍尔木兹人讲中国船很多,仅一次涨潮就有4000艘中国船进入海峡。在郑和海上远征中,通过军事威慑和和平贸易,使许多印度洋国家成为明朝的藩属,构成北印度洋朝贡贸易圈。包括孟加拉,斯里兰卡,印度西南海岸,霍尔木兹,亚丁和非洲东海岸的三座城市:摩加迪沙,孟巴萨,拉瓦尔。这些城市控制着通往西亚,东非和印度腹地的商路。当时阿拉伯商人垄断印度洋贸易的时代已经过去,而葡萄牙人要到1498年才能来到,中国有一个世纪的时间控制印度洋贸易,进而使印度洋成为明帝国的内湖。由此大明将在新航路开辟之前成为世界性海上强国,并控制海上丝绸香料之路。西方人将没有机会建立在亚非的霸权。但这一切都随着海上远征的结束化为泡影。尽管朝贡贸易仍在继续,印度洋上还有许多中国私人商船,但中国已丧失了对印度洋贸易的控制。失去强大的海上威慑力量,外国商人便不愿按官方比价买卖并接受纸币,从事朝贡贸易因此无利可图而减少,而明帝国与北印度洋各国的外交关系也随之疏远。同时,没有海上护航的商船队是没有安全保障的。仅在1511年7月7日一天,便有五艘中国商船在马六甲海峡遭到海盗抢劫,他们却得不到祖国的任何保护。将海军撤出印度洋的明帝国已无力保护它的北印度洋藩属。郑和远征结束不足一个世纪,北印度洋朝贡圈已土崩瓦解。1511年葡萄牙占领拉瓦尔,1520年它吞并了豪巴萨和摩加迪沙,1510年他完成了对印度西南海岸的占领,1511年马六甲沦陷,1515年霍尔木兹陷落,不久它又吞并了斯里兰卡西部。至此,除亚丁外明帝国在印度洋的属国都成为葡萄牙的殖民地,曾在印度洋贸易中占有重要地位的中国商人或被驱逐,或俯首称臣。由于遭到葡萄牙人的重税盘剥和海盗掠夺,中国商人在印度洋上处于不利地位。据估计,尽管葡萄牙人在印度洋贸易中没有任何用有竞争力的工业品和航运能力,但依靠海军优势依旧获得巨额利润,占其国际贸易总利润的80%。[5]对此明帝国不仅无所作为,简直一无所知。当马六甲沦陷后,它只能发布一道诏书,命令葡萄牙撤退,令泰国出兵,因为它在印度洋已无一兵一卒。北印度洋朝贡贸易圈的崩溃使七次远征,三十年的经营化为乌有,中国丧失了成为世界性帝国的机会。而且使当地人民成为葡萄牙的奴隶,遭受残酷的殖民统治。作为唯一能阻止葡萄牙的东方帝国,中国不但没有负起保护者的责任,而且丧失了海上的军事屏障和贸易通道,而这是中国成为全球性强国的最后机会。2东南亚势力范围的萎缩相对来说,北印度洋朝贡圈实际上只是一些沿海城市,中国除了得到文化优越感外,便只能得到长颈鹿,珍珠和生姜了。这些港口城市的价值在于他们是印度洋的战略要地,控制它们将控制亚欧国际航路,而中国并非一个致力于海上扩张的商业殖民帝国。东南亚对中国的意义重要得多,明帝国的主要属国大部分都在这里,全部中南半岛和大部分南洋群岛都是中国的属国。马六甲和旧港在名义上还是中国的海外领土。在朝贡贸易中,中国从这里得到矿产,木材,香料,黄金,珠宝和大米。尤其是从东南亚进口的锡矿石和大米对中国经济意义重大,前者是制造铜钱的重要原料,后者是供给闽粤居民的粮食来源。[5]而通过向东南亚出口或转口,中国的制瓷业,纺织业,制茶业和造船业盈利甚巨。财富之巨,“或多致富,而国用亦羡裕”。除了贸易之外中国移民还在东南亚的经济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同时中国通过调节国际纠纷,压抑爪哇,泰国,越南等地区霸国,建立自己主导下的中国—
东南亚体系,将东南亚纳入自己的华夷宗藩体系,从而在自己的东南方向建立了一个的巨大的战略缓冲区。对于东南亚的战略地位,郑和曾说:“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来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上。一旦他国之君夺得海洋,华夏危矣。我国舰队战无不胜,可用置于扩大通商,制服异域,使其不敢觊觎海洋。
”[6]像郑和这样有战略眼光的人才毕竟很少,明朝不但自身从东南亚撤退,并严厉镇压东南亚华商集团,破坏了宋元以来的华商网络。但华商转而采取走私贸易甚至海盗贸易,最终迫使朝廷放弃海禁。同时在人口和赋税压力下,东南沿海大批居民移民东南亚。华侨在东南亚有自治地位,并拥有武装,在经济上拥有巨大实力。“从仁宣时代积极经营南洋,南洋已成为中国一部分,无论在经济,文化政治上都为中国附庸。南洋之开化,完全属于中国人之努力。假使政府能继续经营,等不到欧洲人的东来,南洋诸国已成为中国之领地。”[7]郑和的预言不幸被言中了,由于明朝海军的撤退,中国丧失了东南亚的控制权,中国舰队撤走后,越南、泰国等地区强国又以强凌弱,东南亚再次陷入了混乱局面,“及郑和之战舰有南洋撤回,诸小国及散居各处之岛屿,亦皆立即瓦解,恢复其往昔互哄之状态”。[6]中国只剩下宗主的虚名,丧失了海上威慑力量,使它无力制止各藩属国之间的争霸战争,宗藩关系日益空心化,最终成为礼仪性的。安南便曾不顾明帝国的警告,吞并了同属明藩属的占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