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河》2019年第1期|林雪:乡村酒馆

图片 1

【您的名字】

那一年,初春,春寒料峭的天气让这里的一切显色萧条许多,置身于微弱的温暖春光里,享受初春的来之不易。往年的小草也怀念此时的季节,窜出小脑袋大口地呼吸着春天的气息。这样的季节也许不够美丽,但是足以让万物有信心继续成长。

1

文/沧海一笑

一声春雷炸醒了沉睡的万物,一场春雨带着暖意洒遍了这片热土,春风拂面,惬意而又诗意。一望无际的原野上泛着淡淡的青绿,冰冻的土层在阳光的照射下星光闪闪,青黄色的大地在这片温暖的春光中渐渐湿润了,恰似一位硕大的毛笔绘就的一幅国画。远处的高山泛着淡淡的青绿,也许,本该属于这个季节中出现的一些东西未曾出现?或许,生命的序曲就应该从这里开始谱写。

缓刑者

  一襟情怀,根植于这片厚重的土地

那一年,初夏,湛蓝湛蓝的天空中没有一丝白云,万里苍穹中不时划过一只苍鹰,惊叫的一声响彻万里,消失在深蓝色的荧幕里。安静的古都村落沐浴在清澈的阳光里,恬静而美丽。此时,没有了鸡叫声,狗吠声,也没有舞厅里的DI动感音乐声。找一片葱绿的白杨树林子,独自坐在数年堆积的落叶里,享受着不时从林间流过的清风,欣赏着头顶树叶演奏的白杨赞歌。沉浸在对这一切的满足中,也许,有时候生命也需要休憩。

又看见他或她了——不是现在的

和无数朴实羸弱的身影

天空不再湛蓝了,白杨树叶不再歌唱了,地面的小草耷拉着脑袋疲惫不堪,河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此刻,仿佛世间万物都归于平静。乌云布满了整个天空,不透一丝阳光,说不上万籁俱寂,也只能表现这种场景。一声响雷,响彻云霄,乌黑的云朵下面一道金黄色的闪电仿佛将要这片乌云劈开。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雷声敲醒了沉睡的雨神,嚎啕大哭的天空不顾这个季节的农田,倾斜而下。大地上升腾出一股热气,这个万物犹如沐浴桑拿,给大地降温。也许,生命中的那种偶然总是不经意间的出现。

是五年前、十年前,甚至更早

始终激荡着怜悯的热血

那一年,初秋,一朵朵白云在蔚蓝的天空中散步,微凉的秋风放飞了蒲公英希望。天空仿佛也感觉到了高处不胜寒,慢慢地贴近大地。枝头的喜鹊对林间飞舞的落叶不停招手,陪伴自己这个季节的朋友就这样说再见了,看着自己渐渐裸露的鸟巢暗自叹息。凉飕飕的秋风让这个季节多了一份冷清。深秋的清晨依然有那片裸露的白杨林子吗?

坏人在30年前也有青春

和从小种下的梦,浪击长空般澎湃

绵绵的秋雨,针织般地在水天相接的空间里斜织着。打着青色的油纸伞走在古镇歪歪斜斜的青石街道上,想想那让人向往的一米阳光,总是在不经意间被旁边擦肩而过的情侣感动着。闲暇时总还会惦记着玉龙雪山的雪什么时候能融化呢?有时候不经意想起来遥远的西双版纳凉爽的竹楼,梦境中多少次依然清晰的那片古都村落,是否依然在那天的秋雨里安静的吸收着天地的精华?

我脱口而出,近乎原谅

目光,高于大地

那一年,寒冬,阴霾的天空如同一间巨大的冷藏室,冒着轻轻的冷气。急匆匆地走在飘满落叶的街道,吹过的寒风不禁让人打一个寒颤。赶紧收紧衣领,双手抱怀,感叹这样冷的天气还不如那十年前的那个冬季。

“从前,有些事是一成不变的”

只为,以阳光的姿态

纷纷扬扬的雪花飘了整整一个夜晚,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在这个洁白的世界上,洁白的炊烟仿佛要与这个无暇的世界融为一体。天地相接的地方仍旧能看到那缕久违的炊烟。干枯的树枝上裹着厚厚的棉被,这个冬季的他们是最温暖的。踩着吱吱的雪地上,感受这个季节最美的雪景时,被不时从枝头上传来的咔嚓声。生命中,原来也会有这样一刻会不堪一击!

他们蛰伏在这个时代

温暖稻田、街道、和无数渴望光明的脸

那一年,那个春天?那一年,那个盛夏?那一年,那个深秋?那一年,那个寒冬?是否还会回来?

低调着受益。大地上沙子的障眼法

只为,在古老的历史皱褶里寻找

那一年,那个季节,永远是那个属于记忆中的季节!

他们自得刚刚成功的愚弄了生活

一个时代的色彩,逐渐昂扬的色彩

做过的坏事都被轻轻放过

不是使命,不是空虚的功名执念

把甲壳抱紧,以防柔软的身体蹦出

这里,是您的一切

在生活的洪流中一直向前

有您渴望血液流淌成的河道

但记得要为卑微的人回头

有您愿意身躯铸就的高山

“谁若思想,双手单纯”

怎能,任铁蹄逼近篱笆、炊烟

雨水敲打着大地的键盘

和无数老人孩子善良的笑声

人声中的编码

不能,绝对不能

语言中的稠密的电报体

您凌天挺立,双臂抱成铜墙铁壁

万物以我们的目为睛

这片古老的大地

万物从我们身体里向外看

从此,又添了一份骄傲的温度

侧街市井嚣声,停步着一个

一个名字,和无数形容词连在一起

精神上突然失措的人

今天,所有人的泪水

无以名之

滴在鞠躬尽瘁这个成语上

邪恶在他脸上早朝过

今天,您也许想安静地睡会儿

邪恶在他表情上签过名

想忘了您是谁

某一桩冤情借机显现

忘了曾经怒蹈沧海的兄弟姐妹

某一个阴魂借物不散

忘了烽火燃烧的形状

被记忆忘却、被仇恨宽恕后

忘了一切

惩罚来临了

可谁会忘了,您温暖的笑声

水洼翻滚着语句

想轻轻问您,西游的旅途安好

尘土飘荡着手势

可谁都不敢问,只因每个人都知道

又看见他或她被

您小小的胸膛,盛放着太多太多的担忧

某件不义之事安上弹簧

您的心啊,大到放下我们所有的幸福

扼住自己的脖颈唯恐失声

可您不知道,却放不下

从一条街到另一条街道

我们的悲痛

他或她慢慢走着

今天,一定要有一盏酒

阳光一样会照耀着他

一缕春风,一份刻骨铭心的情感

阳光犹如一个缓刑在执行

敬您!不语,只为敬您

2

您,无须担忧的

歌手

您会看到,您的身后

驻唱男歌手唱着《遇见》,脸上浮现出

有人,铁马秋风横刀赋诗

地铁和人海。他模仿的有点过火

有人,满脸悠然渔樵耕唱

却尚未完全沉浸

他们的兄弟姐妹子女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